近墨者·留白

一名三十歲的油膩中年人

單身漢-直男癌-隨筆黨

拍拍-寫寫-畫畫-讀讀-唱唱

这是一张拍得不怎样的照片


我给它起名叫做《告白》




对未来那个与我共度一生的


那个人爱的表白




如今我能做的事,


就是预备自己,等待爱情




然后慢慢喜欢你

这是一堵墙


很多人

墙外是战场,

墙内是战场。


我希望

墙外是天堂,

墙内是天堂。


那怕是

墙外是战场,

墙内是天堂。


也是值得感恩与珍惜的

低垂因着丰盛

散落原是有余


那无声的生命,

借着风说着有声的话语

讲诉着生命真实的样貌


我们似乎习惯了

用眼去看,用耳去听

我们也可以试试

用心去看,用眼去听

留白

是一种表达

有些人可以晓得其更深邃的表达


而对于另外一些人,

只理解为一个动词,甚至是名词。


我从来没见过一次有艺术底蕴的人,

常常把艺术这词挂在嘴边。


也没有见过一个有涵养的人,

常常把素质挂在嘴边。


有些人迷茫,懵懂,无知,

而有些人即使看尽众生相,

却仍旧选择自欺,又是图了什么?


智慧人不谈智慧,

却让人能体会他的智慧;


仁爱者分享仁爱,

从不只是言语上的仁爱。


谁如何,谁怎样,

难道自己心里真的没点“B”数吗?


到处都是演技烂到家的演员,

他们彼此间自欺欺人,

装糊涂者,寡言不语,不再抚琴于牛。

黄昏

巷口

入秋的寂静

习惯了孤独却耐不住寂寞的自己


什么是做自己?

就是诚实的活着...

不屈从于欲望,

也不辖制于道德律。

以本心活着,努力做善良的人。

为自己选择,为选择负责。

至于选择,都是需要负责的

近墨者·留白

这是一条让我充满了想象的巷子


我喜欢想象古时的温州,

特别是解北路的两旁,

不是民国的,就是墨香的。


我喜欢雨天,

像是打湿的宣纸,更有层次

更是有焦浓重淡清的墨色


我向往做近墨者,

能泼墨山水又能工笔花鸟

能行如流水又能方正隶楷

能书能画能作文,

不止于“留墨”更能懂得“留白”

新浪微博,从2011年一月开始

微信是2012年2月我才开始用的

2011年之前一般是人人网与网易博客

中学时用的是QQ,

小学社交只在篮球场


翻了许久,看着2011年和2012年的自己

感觉挺傻挺幼稚的,

也对那个时候的自己有点心疼

看看如今的现状,应该是值得感恩的。


2011从喜到忧愁

2012习惯把自己关在黑暗里

2013渐渐走出自闭

2014离开广州,

         在宁波三个月之后回到温州

2015没有一条微博,

         朋友圈里不晓得有留下什么没有

2016渐渐有了新的盼望

2017一切都开始渐好

2018...待续...


我不舍得删那时的微博,

因为那里留着一个,

我已经不太认识的那个我了。

在哪里,也有很多我

已经忘却了的“朋友”


有时很想写那时的故事,

却久不执笔是因为,

不想去回忆那时的细节。


可那一年最痛的痛

倒不是一夜之间的一无所有,

而是你以为你遇见了“天使”,

最后却败给了“现实”。


单身七年,

正当年的男子怎会不想恋爱?

只是比起想,更多的是不敢。

而2015年的那段插曲,

更加重了我的这份不敢。


愿一切渐好,

预备自己等那个为我预备的人。

愿平安喜乐常与我们同在

愿在若干年后有这样的场景

“爸爸,不要难受,耶稣与我们同在”

这是我如今的盼望。